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销魂范霞
销魂范霞

销魂范霞

范霞瘫软地伏在了浩天的身上。浩天发射后还没有软下来,他亲吻着范霞,挺动着身子说:”你这种女人,古人称作‘尤物’,你是典型的尤物。你要是生在古代,肯定会叫皇帝选在皇宫里当皇后。“”你从书里头不看正经东西,尽看邪门,“

  范霞总是打击浩天,怕他一味地往女人身上想。

  ”怎么就不正经,男人阳痿,女人悲哀,畅鸿运要是像我这么不正经,你肯定不会嫁人!“浩天说着又挺动了几下身体。

  ”你快不用夸你了,畅鸿运要是像你这么灰折腾我,我早就老了,“范霞居然这样说。

  ”那你是感谢畅鸿运了,既然跟畅鸿运生活在一起,你保养的年轻,怎么还不好好儿跟人家过?“浩天质问道。

  ”是你追魂逼命追得不行,还怨起我来了?“

  范霞回答说。

  ”那要是还有人追你,你就像母鸡一样卧下,叫人家‘砸蛋’。“浩天说着用手抚摸范霞光洁的脊背。

  ”不许你侮蔑人,人家把身子给你了,把心给你了,不想你是这么看待人!“范霞有些生气了。

  ”小屄屄不识耍,一开玩笑就当真了,“

  浩天抱住范霞疯狂挺动起来,下面又成硬棍了。

  ”可砍点!“

  范霞制止住浩天的疯狂,接着说,”我是怕叫你抬坏,身体得学会保护,你要是就这么不听我的保护,不用说我的身体会叫你弄坏,你的身体吧哪能受得了,说给你话,你总是不听。“”怎么就不听了,这些天我不是很规矩么?“

  浩天说着又吻起范霞来了。

  ”亲,真是我的亲,我是为咱们好,我知道你年轻,控制力差,我要是不提醒你,真的怕把身体弄坏的!“范霞就像哄小孩子似的说。

  ”那你下去吧,咱们睡觉吧,“

  浩天用双手夹住范霞的脸,看着范霞说。

  ”嗯——人家不,“

  范霞居然摇晃着撒起娇来,”人家还想吃你的肉棒,你不软,谁能舍得离开。“”你看看,你看看,你爱得不行,还总是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浩天说着又挺动起来,”我再给你射上一圪蛋吧!“”不用了,“

  范霞这才从浩天身上起来,她把浩天湿漉漉的肉棍捉住,说,”我叫你抬成淫狼了,不能了,任着你的性子,真不能了!“范霞心知自己不控制不行,见浩天身体又歇过来砍起来了,遂赶紧下来了。浩天毕竟不像刚才一样了,范霞下去以后,下面也就很快软了。

  ”你真是我的捣心捶捶,“

  范霞没有一点儿睡意,她拿卫生纸,一边擦下面一边说,”看看你流了多少了,还要射,这可是身体里的精华,哪能随便耗费。“”给我也擦一擦吧,“

  浩天仰躺在炕上,看着范霞娇媚的样子说,”我把精华都给你输送了,就像润滑油一样,给你润滑上,你的身体就柔软了活套了,要不然哪能表演得那么好,真的,不是我说,我听见人们说,霞霞这么多年不唱戏了,比原来也演得好了。“”快给你记上一功吧!“

  范霞一边擦着浩天的两腿间一边妩媚地看着浩天说。

  浩天和范霞在二人世界里,尽情地享受着互相爱慕互相倾心的甜蜜,随意地表达着彼此的内心世界,他们已经达到了十分和谐相融的境界,或称赞,或调侃,或嗔怪,或撒娇,都非常开心,非常欢悦。

  散戏之后欢悦了1个多小时之后,两个人都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范霞早早起来,本不准备叫浩天了,可范霞开门出去以后,浩天就猛地爬起来穿衣服了,自从那天商定锻炼以后,浩天就每天在院子里跟范霞一起锻炼,从没有耽误过。

  范霞有过让仙梅也参与锻炼的想法,又想还是等人家跟畅玉结了婚以后再说吧。范霞的身体好,得益于锻炼表演基本功,因此对浩天能够跟她每天一起锻炼非常满意。这种锻炼,释放了浩天身体中的一些能量,他之所以能控制得住做爱次数,与坚持锻炼不无关系。

  锻炼完,吃过饭,范霞上班,浩天到了工地,一层的墙已经放了2米多高,工人们下午都不看戏,只是晚上看,不过,因为晚上睡得迟,中午又不睡觉,因此早晨起得迟一点。

  工人们没有来,于是一个人到村南去散步,副团长练嗓子已经回去,但浩天还是想起了副团长昨天在戏台上的以优美的姿态动听的声音讲说、朗诵的情景。

  ”也是一个可爱的女人,“

  浩天心里想,”能歌善舞的女人就是好,怪不得唐明皇爱杨玉环爱得茶饭不思,郁郁寡欢,竟不顾是自己的儿媳妇,居然抢到自己手里。“他一边走一边望着田地里的庄稼一边想,虽然”白团团“在眼前不停地晃动着美丽的身影,但是对比起来,范霞还是要比她略胜一筹。昨天晚上,他尽兴了,因此对副团长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男人们身体里的特殊物质,催生了喜爱女人的激情,这是不必回避的。然而,作为男人,作为有良知的男人,必须对自己所爱的女人负责。

  男女之间的相爱,是有区别和差异的,这种区别和差异,在于彼此之间是否默契。人的身上有动物性,在男女交欢上,有时候动物性体现的特别鲜明。

  摒除动物性,多一些人性,这是由人的社会性决定的,人生活在世界上,脱离不开社会,既然在社会中生存,就需要用社会道德约束自己,就需要有社会责任感。如果失去了社会责任感,不讲道德,那么许多不该发生的事情就会发生。

  可是,在男女关系中,一旦两情相悦,会变得非常复杂。在一定的环境下,人的动物性会显得特别强烈,甚至会强烈到无法自制的程度。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下,人往往会原谅自己,放宽自己。自制力强的人有是有,但是很少。很多人在不会影响大局的情况下,会让动物性放肆起来,做出不该做的事情来,一夜情显然便是例证。

  从理论上讲,从道义上讲,一夜情是不该发生的,可是这样的事情总是不断地发生。只要是自愿的,只没被人发现,仿佛是无所谓的。虽然这样做不符合”慎独“的原则,但是不少人还是做了,而且如果毫不影响正常生活的话,还会留下美好的回忆。

  然而也有悲剧,只是一夜情就带来了性病,后悔不已,只是一夜情却由此导致滥性,变得不理智。

  浩天的的思想在不断地成熟,也许是跟成熟女人在一起的缘故。原先不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思念着范霞,或打电话,或发短信,或上网,心里竟无比喜悦。那时候,想着范霞自慰竟是那么令他畅快。

  现在到了一起,他的坏毛病开始显现,过分强烈的性需求由原来的以自慰为主被真抢实干所取代,他几乎每天都想跟范霞做爱,一旦范霞不满足,在遇到了别的女人的时候,就蠢蠢欲动,无法克制,此其一。

  长时间跟范霞偷偷摸摸,养成了一有闲暇就像着偷偷地做些什么的习惯,仿佛那样才舒坦似的,此其二。

  这些天,每天锻炼,每天唱戏,比以前好多了,可是很不彻底,例如对副团长的觊觎之心,一有机会就会燃烧起来。

  虽然眼下没有欲求,但是想到明天副团长要坐上他的车到市里买衣服,使他的内心里又跃跃欲试了。他想看看副团长真的是不是母鸡,他这只公鸡追她的时候,她会不会卧下。

  范霞警告他,不要有想法,人家没有意思,他真想试一试,看看她究竟有意思没有。

  想到这里他返回身,他要到村委会办公室看看副团长。

  副团长一个人在办公室,浩天一进门就夸副团长,然后就掏出一叠钱。副团长执意不要,说:”能替你做点事情,也是我的荣幸,只要你能记住我,我就满足了。“副团长亲切的话语,更使浩天激动不已,硬是把钱给副团长塞在腰里,这动作使她接触到了副团长绵软的身体。副团长并没有因为他的狎近而恼怒,最终拗不过浩天,副团长红着脸把钱放在包里。

  ”明天去市里没变化吧?“

  副团长羞涩地问浩天。

  ”怎么就能改变呢,你是不不去了?“

  浩天担心副团长不去买了。

  ”去!怎么就不去?我是怕你们有变化。“

  副团长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比刚才平静了许多。

  ”他们不去,我也会专门拉上你去,去好好儿地买上几件衣服,你这身段是穿衣服的好架子呀!“浩天夸赞之中,显然带些挑逗,他试探她究竟是不是母鸡。

  ”那不行,你只拉上我去,你老婆会反对的。“副团长的脸又红了。

  ”不会的吧,我们是去买衣服,又不是去开房间。“浩天越说越近。

  ”你说些啥话呀!可不许你这么说。“

  副团长严肃地说,表情变得很镇静了。

  ”你爱人哪里去了,昨天晚上两个亲热了么?“浩天嬉皮笑脸地说。

  ”你越说越离谱了,“

  副团长责备浩天。

  ”开个玩笑,“

  浩天还是嬉皮笑脸,”挨住你这‘白团团’睡,他能忍受住可是不简单呀!“”还不简单!你真会调侃!“

  副团长的话里露出了不计较浩天的意思。

  ”我走了,只跟你一个在一起,叫团长回来看见了,产生怀疑不是就麻烦了。“浩天狡黠地说。

  ”我也是这样想,你快去吧,一会儿村长和高健来了,你再来吧!“副团长说。

  ”一会儿也不敢来了,我的眼睛不由我,只想看你,叫人发现了不好。“浩天说着看了副团长一下调皮地做了一个吻手再见的动作。

  副团长给浩天跑了个媚眼,浩天兴奋地离开办公室,然后就到了工地。

今天是高健花钱续写戏开唱的第一天,高健老婆吴梅带着凳子早早地来到戏场找了个地方坐下东张西望,忽然看见赵昀老婆刘桂花笑盈盈地向她走来,她赶忙站起了来上去跟刘桂花打招呼。

  她拉住刘桂花手殷勤地说:”要不到我家坐一会儿吧?好几天了,我每天都在戏场里寻你,一次也没看见你。“”那就走吧!自从唱开戏,我就起唱那天出来过一回,今天也是听说是你们花钱写的戏开唱,才说出来了一了吧。“刘桂花当即表示同意。

  吴梅把凳子拿上,跟刘桂花一起往回家走,在半路上,正好碰见了支书女人任春花,于是硬要叫任春花也到她家里去闲聊。

  ”啊呀,这么好看的戏你们不看,有甚闲聊头!“任春花不想去。

  ”唱了这些天了你还没看够?回家闲聊上一阵儿再看不迟,你一年四季也不串个门子,不知道在家瞎忙甚,今天好不容易碰见了,快回来吧!“吴梅说着就推着任春花往家走。

  ”那就回去坐上一阵吧,这个灰人,我倒是白天的戏不看也行,夜戏可是一场也舍不得误,今年唱得这台戏可真是好戏,又有霞霞清唱,越看越想看。“任春花兴奋地说。

  ”卖屄货的唱你还爱看?男人们爱见那个卖屄货,你也爱见?我一看见她就心烦。长了个好人人头,想勾谁就是谁,这回把人家那么好的一个后生也勾上了。听说还要跟人家结婚,你看她有脸没脸,是不是个人!“刘桂花愤愤地说。

  ”你可不要这样说,人家霞霞可说不上是那种水性杨花谁也嫁的人,你们家的爱得人家不行,硬是把人家霸上,可不能怨人家!“吴梅接着很自得地说,”我们家那个吧,叫我整得他乖乖的,谁能勾上,你还是没把你们家的管住,不要怨人家!“说话间,吴梅就开了家门的锁。

  ”管,怎么能管住?“

  刘桂花把嘴一撇,”我也懒得管他了,误不住吃喝穿戴,他爱怎么就怎么去吧!“”说了他的了,要是我,不要说他是乡长就是县长也得管住他,实在管不住,搅得他连乡长也当不成了才算!“吴梅绷着那双小眼睛说。

  ”哎,你是没遭逢上,你要是遭逢上也没办法,男人们见了漂亮女人一样样儿的都忍守不住!“任春花以无奈的口气说。

  ”我才不信这一套,要不就跟他离婚,要不就叫他不敢沾花惹草,你们还是放得松,惯坏他们了。“吴梅牙关有劲儿有劲儿地说。

  ”你以为你那个高健就那么老实?我看吧,你厉害,管得严,高健是不敢公开,做得巧妙一些,他雇甄春的闺女当会计是为了个甚?还不是为了甄春的闺女长得漂亮。“任春花煞有介事地说。

  ”你一句话提醒个懵懂人,我不叫那个圪泡用甄春的闺女了,“吴梅一下子就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觉得这几天高健跟她夜里很不主动,他怨过高健,高健说这几天因为唱戏,睡得迟,没精神。

  ”我是跟你开了个玩笑,你可不要当真了。高健那种人,你要是白说了人家,那可是不让你的。你要是跟高健说是我说的,我可是吃罪不起,我也没看见人家,也没听别人说过,只是个猜测。“任春花觉着自己的话说得有些多余了,赶紧补救。

  ”呀!你咋想起个开这种玩笑?“

  吴梅有些怪怨。

  ”呀!我这人嘴多,你就当我没说好了,高健可真的不是那种人,不像我们家那个货骚。不过,其实也不是人家骚,是我不爱见做那种事情。有时候,人家想跟我睡,我不愿意,人家说憋得不行。我实在是作难,不跟人家做不行,做吧,一插进来,就像插进一根带刺的木头。人家那种好卖屄的,是‘机器’天生好用,像我这种人,连自己的男人也供不过,哪还敢嫁人?“任春花为了消除吴梅对自己的怪怨,把一句大实话搬了出来。

  ”这话说得是真的,我们家那个嫌我松,说人家范霞的紧得就像大闺女。本来生娃娃撑得松了,怎么能更大闺女一样紧。人家那种女人长得那个东西是天生好用。“刘桂花跟任春花的看法类似,认为自己不行。

  ”哪是紧不紧,好用不好用?还是你们不管他们惯坏了!“吴梅仍然认为她的看法是对的,”再说,那种东西,也得经常用,不常用就不好用了。“”我也管过,管不了,人家叫你夹,你怎么夹都说不紧,那个卖屄货也是生了孩子的人,怎么就会那么紧?我们家那个爱得人家不行,一跟我睡觉就夸人家这么好那么好的。这回他没调了,人家跟年轻后生好上了。“刘桂花看来对范霞是挺恨的。

  ”呀!你原来也恨那个范霞,我还以为你不恨!“任春花说。

  ”我也是嘴上说人家,见了面也挺好的,我面对人哪敢说人家,我怕人家告给那个阎王,叫那个阎王整操我。“刘桂花说。

  ”啊呀!你倒怕了个厉害。我说是你们惯坏了,你们还说不是?“吴梅说。

  ”你是不知道么,我不做声便罢,一做声人家就吼开了。说别的好说,你要是揭他养活女人的底,就像发疯似的!你要是不管他,他对你正是挺好的。“任春花接着说,她跟刘桂花是一样的心病。

  ”就是,一样样儿的,我们家的那个也是。“

  刘桂花说。

  ”说了他的了,给给我,要是他养活上别的女人,叫我知道了,非整他不可,一定整不住,我就给他带绿帽子。“吴梅说。

  ”你能做出来,我们可是做不出来,自己的男人还侍候不过来,还敢嫁别的男人。“刘桂花说。

  ”真的也是,你也是嘴说,不说别的,孩子们大了,嫁汉对不住孩子呀!“任春花接住刘桂花的话对吴梅说。

  ”你们就是自己把自己约束住了,怎么就对不住孩子了?范霞人家能跟儿子差不多大小的后生混,还要结婚,也只不过是女人们背后说一说,谁能把人家怎么样,人家的儿子不也是该念大学念大学,该找对象找对象。这几天唱戏,你们也都看见了,范霞人家多光彩,谁还因为人家跟后生混看不起来人家,那些男人们看人家看得眼珠子也快憋破了。“吴梅说。

  ”人家人人头长得好,身材也就像年轻人,天生的妖精,谁能比得了?“刘桂花说,”人家是天生的卖屄货,想学也学不会。“”你说范霞长得好叫有的,高欢女肉的猪似的难看,不也嫁上了侄儿子陈泽?女人管不住男人,男人出去瞎混,男人管不住女人,女人瞎混。范霞遇了个活死人畅鸿运,高欢女遇了个死老实陈文贵,她们要是遇上我们家那个,看看她们还敢不敢瞎混?就是瞎混也是偷偷摸摸,三回两回,哪敢明目张胆地混。“吴梅说。

  ”这种事也就说不清了,我吧总是想,半辈子的人了,该怎么就怎么了,管也改不了了。“任春花说,”我快看戏去呀,你们走不走了?“”你想看就看去吧!我们不看了。“

  吴梅说。

  任春花急急忙忙走了以后,吴梅问刘桂花说:”你说任春花说高健跟甄春的闺女的事是不是真的?“”看你觉得是不是真的,我也没听人说过呀!“刘桂花其实从赵昀口里听说过,但赵昀不叫她跟人说,而她是从来都不搬弄是非的人,于是如此说。

  ”我也没觉得呀,倒是有过点怀疑,又想甄春老婆不是那种人,闺女也不会是那种人,那闺女你也知道吧,看上去可真不像那种人。可就是这次回来,高健对我不像以前粘糊了。——是不是真的混上了,任春花既然说,总是有点影儿,我可得留心。“吴梅说。

  ”那就不知道了,我说吧,高健不跟我们家那个一样,也不跟支书一样,不是那种骚货!“刘桂花说。

  ”你是不知道,高健做那事真当紧,有一回回来,我妈还在,一拉灯就上了我的身,粗气只喘,我思谋我妈肯定听得真真的。“吴梅说。

  ”呀!那不单是高健的过吧,你不叫他上身,他怎么能上了身?“刘桂花说。

  ”哎!我的男人我知道,那个东西硬得就像铁棍,他多时不回来了,我怕他憋坏。“吴梅说。

  ”这人吧,真是一个是一个的样儿,要是给给我,憋就叫他憋去,怎么也不能老母亲在炕上就叫他作乱。再说哪里能憋坏,没听说过。“刘桂花说。

  ”越说越明白了,男人养活女人,女人有过,不能光怨男人。“吴梅说。

  ”我们家那个以前挺好的,就是来了这里以后,叫那个卖屄货把魂给勾走了。人家是为了傍住他这条腿占便宜,现在人家用不着他了,就把他甩了。可人家甩了他,他也不敢对人家怎么样!“刘桂花说。

  ”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这么多年了,能怎么?“吴梅说。

  124:白嫩水灵

  浩天一早就发着车,先后把村长、副团长和刘春梅接上向市里出发,路上刘春梅要了浩天的电话,说她的门市里装修材料很齐全,叫浩天从她门市里选择装修材料。浩天心下欢喜,一口便答应了。

  副团长心想这个帅小伙子又有艳福了。她走过好多地方,不乏帅小伙子的追求,可是像浩天这样出类拔萃的很少见到。她的内心里荡漾着强烈的欲望,生怕被刘春梅抢走这个宝贵的机会,因此一路上不断地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刘春梅抢走。

  车经过路旁的一家小饭馆,村长叫大家下来吃早点。吃早点的时候,副团长先发制人,说她对枕山市很陌生,买衣服还得麻烦浩天跟她一起去。

  刘春梅说:”后生们哪里有辛苦陪着你逛商场买衣服,把你先送到商场,等你买好了再接你。“副团长着急了,说:”浩天他陪也得陪,不陪也得陪。“浩天怕刘春梅说他的不是,当即耍了个点子,对副团长说:”我今天得好好地逛一逛书店,你买衣服,我买书,书店离商场很近的。“村长也看出了刘春梅的心事,于是说:”先把我送到开会的地方,再把春梅送回去,你们两个逛哪,那是你们的事情了。不过,浩天得保护好副团长,现在市里有小偷和流氓,你最好还是跟得紧点儿,副团长来我们村演戏,出了问题可是我们的责任。“”村长放心,我保证会叫副团长安全地回来,“浩天兴奋地说道。副团长这才放心了。

  刘春梅见村长如此说,当即改变口气说:”就是,你可不能把副团长撂下不管。“她心里想,范霞找了这么帅的小伙子,可是失了主意,沾花如草的,可要气个灰,结婚以后,哭了的比尿了的也要多。

  浩天先把村长送到开会的地方,然后送刘春梅到了门市,刘春梅叫浩天和副团长看她的门市,可是副团长说就不要下去了,要赶快去买衣服,浩天依从了副团长,刘春梅一脸不高兴。浩天也不管刘春梅高兴不高兴,她一下车,他就开车走了。

  在在天厦广场里,浩天陪着副团长,很快地就找到了卖羊绒衫的地方。

  副团长挑了一件黑色长款高领羊绒衫,穿在身上让浩天看好不好。浩天端详着副团长浑圆挺翘的臀部和修长圆实的大腿,目瞪口呆地连连点头表示好看。

  他给副团长付了钱以后,把手搭在副团长的臀部,要副团长继续挑选心爱的服装,副团长说她的衣服很多,买上一件管行了。

  从天厦广场出来,副团长说她有些困了,对浩天说要不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浩天心下暗喜,遂将副团长领在一家旅店里开了一个房间。

  一进房间,浩天就从身后把副团长紧紧地抱住说:”你这屁股真爱人,在商场试衣那会,我就想揣了。“”你规矩一点儿,不要想占我的便宜!“

  副团长说。

  ”是谁占了谁的便宜,我给你钱,给你买衣服,只是抱一抱揣一揣你,你还觉得吃亏?“浩天说着把鼻子凑到了副团长的脖颈上闻起来,”好香,有一股特殊的甜香味儿。“”你给我钱,给我买衣服,你以为我会白要么,我准备临走的时候一分不差地给范霞的。范霞就要做你的老婆了,你这样做,是对你老婆的背叛,你知道么?范霞是我新结识的好姐姐,我要是跟你胡来,对不起我的好姐姐。“副团长站到窗台边望着窗外说。

  副团长的话令浩天想起了范霞的话”人家没那个意思,你不要瞎想“觉得自己有点张狂了,于是道歉:”我错了,请副团长原谅我!“”呵呵呵,“

  副团长回过头妩媚地看着呆呆地站在身后的浩天说,”你真行,我一句话就说服了你,可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是个柳下惠。“副团长说着就走到浩天身边,把手放在了浩天的裤裆上。

  浩天哪里能经得住如此娇媚的女人的挑逗,那里立即勃发起来,呼吸紧张,双目痴呆。

  ”你是个勾魂鬼,你知道不知道我这几天心里总是想着你,好不容易得到了这样的机会,我能放过么?我刚才真怕刘春梅把你抢去,你发现了没有?“副团长不停地揉搓着浩天的裤裆说道。

  ”发现了,女人们怎么都想勾引我?“

  浩天被副团长把裤裆里的玩意儿弄得就像铁棍一般,呼吸急促地说。

  ”爱美是人的本性,哪个女人不爱美,你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一双勾魂的眼睛看得人能化了,你莫非还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副团长一边说,一边就将浩天的裤带解开褪下,浩天的肉棍露出来,副团长攥在手里说,”真是大货,团长听村里人说你长了个大货,跟我说了以后,我越发爱你爱得不行了。“”女人为什么都爱大货?“

  浩天挺着坚挺,看着副团长痴迷地玩弄着他的肉棍,低声问道。

  ”其实是一种好奇心,太大了也没用,你这个东西,大是大,可不是过分的大,恰到好处。我在片子里看过一个黑人的,长短粗细跟我的小胳膊差不多,看见还恶心。“副团长急促拨弄着浩天的肉棍,肉棍高挺着,几乎贴住肚皮,”大还得硬,大而不硬,谁还爱见!“”你怕不怕我这个大货,团长的有我的大么?“浩天双手叉着腰问。

  ”团长的也不小,没你的长些,可也顶得住你的粗,原先也挺硬的,最近两年明显不如以前了。你这东西真好玩儿,捉在手里,乐在心里,范霞可真是有福气的女人!“副团长羡慕地说,”我刚开始听人说范霞想跟你结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后来听说你长了个大货,才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今天亲眼看见了,更加理解范霞了。像你这么漂亮硕大坚硬的工具,真是天下少有。“浩天突发奇想,要坑一坑副团长,于是对副团长说:”我这个工具,已经属于范霞了,她再三告诫我,要我好好儿地替她保护好,不能随便叫人乱用。你要是想用,就给她打个电话,问一问她同意不同意。“说完就推过副团长的手,把裤子抽起来了。

  浩天以为副团长会央求她,没想到副团长气呼呼地离开她到了卫生间。浩天有点傻眼,怪自己不该说那样的话,于是赶紧跟着到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已经关上,副团长在里面洗起澡来了。浩天的下面立即疲软下来,心里忽然高兴起来,觉得这样好,不然又会做出对不起范霞的事情来了。

  他躺倒床上,想起了范霞,想起了即将成为自己正式老婆的范霞。可就在这时,听见卫生间门响,随着就是令人心动的声音:”你能不能帮我搓搓澡?“”能!“

  浩天不假思索地说着就进了卫生间,副团长白嫩水灵的酮体一览无余,浩天再次被惊得目瞪口呆。

  真美,真水,浩天呆呆地看着副团长心里感叹,副团长见浩天被她的美体吸引得痴呆了,遂面对着他嫣然而笑,笑得自然真诚,笑得妩媚销魂,笑得甜蜜动人。



  【完】